中国建筑业的转型出路在哪里

   日期:2023-03-09     浏览:20     评论:0    
核心提示:由于发展不均衡、低碳化和能源转型等因素,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仍会继续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由
由于发展不均衡、低碳化和能源转型等因素,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仍会继续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由于30年的高速发展,基础设施本身具有经济效益项目已经很少, 基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幅降低,建筑业在 GDP 中的高比例难以为继等因素,预计中国建筑业将很难避免在近年进入下滑周期。

 

01

中国建筑业还能继续增长吗

经历了 30 年高速增长,中国建筑业未来还能持续增长吗?能有多大增长空间呢?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的发展水平。2021 年末,我国 5G 基站个数占全球 60% 以上,高铁里程占全球60%,高速公路总里程是美国的2倍,发电装机是 G7 的总和,新能源发电总装机占世界总装机的30%,大坝个数占全球 40%,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全球前10大港口中国分别占据8席和7席,人均住房42平方米,在美国和德国之后排名世界第3。从以上数据看,中国已建成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基础设施,人均居住面积已居世界先进水平。

2019 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整体竞争力排名 28 位,其中基础设施排名36位,基础设施排名拉了整体排名的后腿,这有些超出我们的想象。

基础设施的各项排名情况为:(1) 公路:通达指标第10位,公路质量第45位。(2)铁路:铁路密度第61位,铁路服务效率第24位。(3) 航空:机场通达第2位,航空服务效率第66位。(4)海运:国际航 运链接第1位,海港服务第52位。(5)电力:接入率第2 位,供电质量第18位。(6)水:不安全饮水第74位,供水可靠度第 68 位。(7) 通讯:手机普及率第78位,移动 宽带普及率第36位,固定宽带普 及率第32位,光纤网络用户第6位,网络普及率第93位。从该组数据看,中国基础设施在全球排名好的项目有国际航运链接、电力接入、机场通达、光纤网络用户和公路链接等; 拖后腿的项目包括网络普及率、手机普及率、饮用水、航空服务、港口服务、铁路密度和公路质量等。

影响中国基础设施竞争力排名落后的主要因素包括:一是人口总数和整体素质影响,导致网络和手机普及率低(我们有绝对世界第一网络和手机用户总数);二是受地理条件限制,铁路密度低;三是服务质量和饮用水质量亟待提高。因此可以说,中国基础设施具有一流的硬件水平,差距主要反映在基础设施服务质量和饮用水质量方面。

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的发展空间。社科院廖茂林等人经过对1994-2016 年数 据研究认为,2012 年以后 , 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已经不能显著促进经济增长,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效应的大幅度下降 , 主要原因有 : 一是基础设施投资形成实际基础设施的能力降低 , 而且基础设施的直接产出近年来开始下降;二是投资形成固定资本比 率显著降低,大量投资不能形成有效的社会需求;三是基础设施投资主要依靠政府的直接投入或大量补助,对民间投资存在挤出效应,基础设施投资比重较大增加了全社会的资本错配程度。

从高速公路、高铁、港口、水坝、电站、电网和通讯等情况看,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一,增长空间有限;中国人均居住面积仅次于美国和德国,房地产增长空间也很有限。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普通公路、机场、供水、环保、医院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但这些项目的最大特点是大多缺少当前的经济效益;最具前景和增长空间的基础设施是新型电力系统的建设,新型电力系统绝不仅仅是新能源,还有和新能源大规模接入相适应的源网荷储整个电力系统,美国研究机构认为新旧电力系统相比,就如同互联网和有线电 话网相比;另一个增长空间巨大的是和碳减排相关的建设项目,包括建筑、交通和工业的低碳化和低碳改造等;通信领域的升级换代和大数据等新基建也有很大发展空间。

在经过30年的大规模建设之后,我国自身具有经济效益的基础设施项目已经很少,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大幅降低。正如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先生所说“基础设施适度 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没有经济效益的基建项目投 资将带来债务可持续问题,中央出台了多个文件规范 PPP工程融资,控制高铁和地铁建设,国务院国资委以文件的方式将国内 PPP 项目定位为高风险业务。

2022 年4月份中央财经委员会专门研究基础设施建设问题,要求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精准补短板、强弱项,优化基础设施布局、结构、功能和发展模式”。很显然,基建投资仍是促进中国经济持续 发展的重要措施,同时中央也很清楚地认识到基础设施增长空间的有限性。

日美等发达国家的前车之鉴。建筑业是日本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日本战后进入重建时期,1960年-1975年是日本建筑业快速发展 期,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32%; 1976-1986年进入稳步增长期,年复合增长5.85%;1987-1993进 入成熟稳定期,年复合增长率为7.32%;1994 年-2010年进入寒冬期,建筑业 GDP 产出从43.16万亿下降到26.2万亿,年复合增长率为-3.07%,2009年日本共有3441家建筑企业破产,是当年日本破产企业总数的1/4,日本建筑业跌入谷 底;2011年之后进入复苏期,近年 来年复合增长率为2.35%。

美国基础设施建设起步很早,第一次基建高峰是19世纪下半叶,1916 年美国的铁路里程达到顶点的40 万公里(我国目前是15万公里);第二次高峰是大萧条之后的罗斯福新政时期,1931年纽约帝国 大厦建成,1936 年胡佛大坝完工,1937年金门大桥完工;第三次高峰 是 1956 年开始艾森豪威尔州际公路计划,到70年代美国的高速公路总里程超过了10万公里。由于美国基础设施完成时间很早,当前基础设施面临更新换代压力很大。图1是近 20 年美国建筑业增加值占GDP 比例的变化情况。需要注意的是地产建设规模和人口增长是正相关,中美人口增长率在1991年持平,此后中国人口增长率一直低于美国人口增长率(受移民政策等因素影响)。

对比中美 2021 年建筑业和建筑业增加值的情况:2021 年中国建筑业总产值29.3万亿元(4.57 万亿美元),增加值8.01万亿元(1.25万亿美元),增加值占建筑业总产值27.3%、占GDP的7%。2021 年美国建筑业总产值1.6万亿美元, 增加值是0.96万亿美元,增加值 占建筑业总产值60%,占GDP的4.2%。美国建筑业增加值占建筑业总产值比例是中国的2.2倍,这应该和统计口径和统计方法有关(比如美国房屋的虚拟租金)。这组数据同时还反映了中国建筑业在GDP 中所占比例比美国高很多很多(剔除虚拟租金),这种高比例恐难以持续。

由于发展不均衡、低碳化和能源转型等因素,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尤其是能源转型、低碳技术、供水、环境、普通公路、机场、医院和西部地区城镇化建设等领域,基建投资和建筑业仍会继续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由于30年的高速发展,由于基础设施本身具有经济效益项目已经很少,由于基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幅降低,由于建筑业在 GDP 中的高比例难以为继等因素,预计中国建筑业将很难避免在近年进入下滑周期。

 

02

中国建筑业的转型升级

未来几年,体量巨大和对经济极其重要的中国建筑业将难以避免遭遇下滑周期,摆在建筑业面前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中国建筑业的出路在哪里。综合全球其他国家和其他行业经验,不外乎两大出路:一是转型升级,二是产能转移。产业转型升级指产业结构高级化,即向更有利于经济社会和可持续方向发展,维持和提高本国在该行业的竞争力。产业转型升级有技 术升级、市场升级、管理升级等多个途径,以技术进步最为关键。

建筑业转型升级(革命)已经是现在进行时。建筑业是人类最古老的行业之一。工业革命之后,尤其是二战之后,建筑业成为全球最大的行业。普华永道旗下的 ICED 估算2014年全球建筑业就业人口 2.73 亿,占全球就业人数的8.6%。 但建筑业也是技术进步最慢的行业之一,过去几十年的建筑技术并没有太大变化,建筑业是数字化程度最差的行业之一,建筑业还是排 放大户。《中国建筑能耗研究报 告 (2020)》显示,我国建筑业全生 命周期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51%。此外,建筑业工期拖后,造 价超支,各类纠纷居高不下。

2020 年 6 月麦肯锡研究报告认 为建筑业正在被颠覆(革命),正在进入下一个常态,认为疫情将加速这种变化。市场因素和颠覆因素联手将导致建筑行业发生九大变化 (见图 2)。建筑业转型升级(革命)已经是现在进行时,但很多企业可能还 在茫然之中。例如,新能源电站和 燃气电站建设已经基本实现了现场 组装,超市开始出售光伏发电设备, 技术和价格已经非常透明。技术和 价格透明迫使承包商裸奔,这是很 多优秀 EPC 承包商经营亏损的重要 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建筑业已经从劳务密集性行业逐步向资金密集 型行业转变,没有投资和融资能力的大型承包商已经很难生存。美国科技狂人马斯克不仅在太空基础设 施领域独树一帜,而且已经大规模 进入我们熟悉的基础设施领域,包括发电和储能系统、隧道掘进和新 型交通系统、装配式建筑行业等。马斯克声称其地下隧道掘进速度是 其它掘进设备的十几倍,功能齐全的房子仅售一万美元,未来几年要建设超级高铁系统等等。

中国将很大可能成为全球建筑业转型升级的引领者。在建筑业转型升级中,中国企业会有怎样的表现呢?笔者认为中国将很大可能成为全球建筑业转型升级的引领者。原因一是建筑业转型升级的主要动力之一是碳减排,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排放国家,同时中国郑重承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巨大的需要和巨大的压力相结合,必将产生巨大的动力。原因二是建筑业转型升级的主要动力之二是数字化,中国是数字化大国,正在成为数字 化强国,基建狂魔和数字化强国结合,中国有能力成为建筑业数字化的引领者。原因三是中国企业最为擅长弯道超车,新能源行业走在全球前列就是一个例证。

中国很大可能将成为建筑业转型升级的引领者,并不是说传统建筑企业可以成为引领者。技术进步缓慢、劳动密集、缺乏研发和创新能力、观念落后和路径依赖、同质化严重等,将使传统建筑企业在建筑业转型升级中很难有优势可言。拥有巨量资产、庞大员工队伍和几千几万个在建项目的大型企业在转型升级路上步履维艰,绝大部分中 小型建筑业企业面对技术和资金密集的转型升级无能为力。因此,建筑业转型升级对于大部分传统建筑企业而言,将是一场噩梦。

发电行业的转型升级就是一个例子。同样是碳排放和可持续为主要原因,能源革命席卷全球,以新能源为主的可再生能源正在碾压传 统化石能源,中国新能源行业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但中国新能源行 业的上游(制造业)很难见到传统 电力企业和国企的身影。新能源产业下游的电站投资,早期也是民营企业的天下,近年来大型国企和央企认识到了新能源的重要性,加大了对新能源电站的投资力度,靠政策和资本优势,逐步将民营企业挤出。有研究认为新旧电力系统就如同互联网和有线电话网之比,电力革命刚刚开始,更大、更彻底的革 命还在后面,传统电力全产业链企业还将继续迎接更猛烈的冲击。

和新能源行业一样,建筑业的转型升级很可能也是新进入者引领,迫使传统建筑企业跟进,而技术含量较低的中小型建筑企业和拖 着巨量资产和庞大队伍的大型建筑 企业在跟进过程中,一定会有大批企业掉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大型建筑企业不能再步传统电力企业后尘,在建筑业转型升级过程中被新进入者甩在后面。

 
打赏
 
更多>同类行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